彩票大赢家平台

收入結構對居民消費異質性影響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基于中國國家統計局2000-2018年的統計數據,研討了不同收入結構對居民消費異質性影響。研究表明:第一、不同的收入結構對于居民消費水平的影響程度不同;第二、財產性收入對居民消費水平的影響最顯著;第三、經營性收入和工資性收入對居民消費水平的影響弱于財產性收入,但兩者的增加亦能使居民消費水平增加。因此,為提高居民消費水平,應拓寬增加財產性收入的渠道,同時兼顧其他收入結構,優化居民收入結構。
  【關鍵詞】收入結構  居民消費水平  實證研究
  引言:十九大報告指出,在經濟新常態下,應不斷完善促進消費的制度和機制,充分發揮消費的基礎性作用。然而,從2000-2018年的數據來看,我國GDP以每年平均12.37%的速度穩步增長,而居民消費支出占GDP比重卻從2000年的46.73%下降到2018年的38.52%。面對GDP穩步增長而居民消費占比反而下降的現象,如何更好地增強消費的作用顯得極其重要。凱恩斯的絕對收入假說表明,消費深受收入的影響。但不同的收入結構對消費的影響是否存在差異?針對該問題,本文將展開實證研究并提出針對性的建議舉措。
  一、變量選取
  本文選用居民人均可支配工資性收入(G)、經營凈收入(J)、財產凈收入(C)、轉移凈收入(Z)四個解釋變量來衡量被解釋變量居民人均消費支出(Y),以檢驗收入結構對于消費水平的異質性影響。
  二、實證研究
  (一)模型建立
  模型方程式建立:Y=f(G,J,C,Z)
  構建各項收入對消費支出多元線性回歸模型:
  (二)單位根檢驗
  在回歸模型中,時間序列需要滿足序列平穩的條件,否則會出現虛假回歸。經過計量軟件分析,在二階差分狀態下,不存在ADF單位根,說明序列平穩。
  (三)模型參數估計
  在進行模型參數估計后,發現模型中的人均可支配轉移凈收入LNZ并不顯著,且人均可支配經營凈收入LNJ系數的符號與現實經濟意義不符合,這表明該模型很可能存在嚴重的多重共線性問題。在檢驗后發現,模型的確存在多重共線性,通過剔除變量人均可支配轉移凈收入LNZ消除了模型存在的共線性問題。最后,通過協整與誤差修正,在顯著性水平不低于95%的條件下,得出如下模型:
  三、結論
  從該模型來看,人均可支配工資性凈收入、經營凈收入、財產凈收入對消費水平的彈性影響分別為3.48、1.21、5.64,即當各個收入每變動一個單位,會分別引起消費支出變動3.48、1.21、5.64個單位。可見,收入結構對于消費支出存在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居民人均可支配財產凈收入對人均消費支出的影響程度最大。
  四、建議
  基于上述研究結果,本文主要從以下三個方面提出政策建議:
  第一,平衡各種來源的收入占比、構建合理有序的收入結構。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分配制度,使其成為系統齊備、運轉高效的制度體系,不斷調整居民收入結構,從而推動居民消費結構朝著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使經濟獲得長足發展。
  第二,推進投融資體制改革進程,完善金融體制,拓展居民線上線下雙向投資渠道,營造良好的投資環境,提振居民消費信心,增加居民財產性收入。
  第三,多措并舉,出臺相關舉措增加居民其他來源收入。進一步健全覆蓋全民的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3],增加居民轉移性收入;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堅持“兩個同時”,增加居民工資性收入;健全宏觀調控政策協調機制,增加居民經營性收入。
  參考文獻:
  [1]國家統計局.中華人民共和國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N].中國信息報,2020-03-02(002).
  [2]易行健,朱力維,楊碧云.財產性收入對家庭消費的影響——基于CFPS數據的實證研究[J].消費經濟,2018,34(03):21-28.
  [3]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作者簡介:丁悅(1999-),女,湖南常德,本科,研究方向:經濟學;張藝(200
  0-),女,山西臨汾,本科,研究方向:經濟學;陳俏薇(2000-),女,廣東湛江,本科,研究方向:經濟學;洪揚(2002-),女,湖南衡陽,本科,研究方向:經濟學。
轉載注明來源:http://wymall.net/2/view-15279396.htm

服務推薦

?

彩票大贏家平臺-百科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