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大赢家平台

乳腺癌內分泌治療進展

作者:未知

  [摘要] 乳腺癌是主要發生在女性乳腺上皮組織部位的惡性腫瘤,若癌細胞隨血液或淋巴液播散至患者全身,則會對其生命安全產生嚴重威脅。乳腺癌對激素依賴性較高,因此通過內分泌治療,改變其生長所需環境,從而阻礙癌細胞生長及繁殖,對預防、控制腫瘤具有積極意義。內分泌治療具有效果好、不良反應少等優勢,將其應用于乳腺癌治療可為患者抗腫瘤治療提供新方向。
  [關鍵詞] 雌激素;乳腺癌;內分泌治療;芳香化酶抑制劑;絕經
  [中圖分類號] R737.9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673-9701(2020)14-0178-04
  [Abstract] Breast cancer is a malignant tumor that mainly occurs in women's breast epithelial tissues. If cancer cells spread to the patient's whole body along with blood or lymph fluid, it will seriously threaten their lives. Breast cancer is highly hormone-dependent. Therefore,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tumor prevention and controlling to carry out endocrine therapy, alter the environment required for its growth, thereby hindering the growth and reproduction of cancer cells.  Endocrine therapy has advantages in terms of efficacy and adverse reactions, and it can provide a new direction for breast cancer patients with anti-tumor therapy.
  [Key words] Estrogen; Breast cancer; Endocrine therapy; Aromatase inhibitor; Menopause
  乳腺癌在婦科疾病中較為常見,成為當前社會的重大公共衛生問題,危害女性健康。依據2018年國際癌癥研究機構調查最新數據顯示,全球范圍內女性癌癥疾病中,乳腺癌發病率是24.2%,處于女性癌癥疾病首位,并且發展中國家女性乳腺癌發病率高于發達國家[1-2]。由于經濟水平不斷發展,使得女性生活方式發生改變,工作壓力也逐漸增大,導致我國乳腺癌發病率逐年上升[3]。雖然隨著新的治療策略及方法的普及,使得全世界范圍內乳腺癌死亡率有所下降,但在經濟落后地區乳腺癌仍是威脅女性生命安全的因素之一[4]。早期乳腺癌無明顯的臨床表現,容易忽視,從而錯失疾病治療最佳時期,導致乳腺癌進一步發展至中晚期。目前,臨床對于乳腺癌發病原因還尚未完全明確,但已證實遺傳、月經初潮早、絕經遲、長期大量飲酒等因素均是導致乳腺癌發病的危險因素[5-6]。臨床乳腺癌治療方式較多,包括手術治療、放射治療、化學藥物治療、中醫藥治療以及內分泌治療等,其中內分泌治療方式近年來成為乳腺癌治療的熱門話題,臨床對其也開展深入研究[7-8]。本文在查閱大量文獻的基礎上對乳腺癌內分泌治療進行探討,現報道如下。
  1 乳腺癌患者實施內分泌治療可行性
  1.1轉移病灶僅僅位于骨組織或軟組織部位
  當乳腺癌轉移病灶局限于骨組織或軟骨組織部位,通過采取內分泌治療可達到滿意的治療效果。若腫瘤細胞轉移至其他重要器官,會對機體造成嚴重損傷,并增加臨床治療難度,同時還會縮短患者生存時間,因此其往往治療依從性較差,治療效果不佳。
  1.2 初次檢測為非陽性受體者
  激素受體檢測結果不明確患者,或之前激素受體檢測結果呈陰性者,需要再次對復發病灶實施激素受體檢測,了解病灶激素受體類型,或者是對原始病灶檢測結果進行重新定義,以便為內分泌治療的實施增加機會[9]。
  1.3癌細胞發展緩慢者
   對于癌細胞發展緩慢者,一方面可為臨床治療增加時間,另一方面也可減低治療難度,而對于該類患者可通過采用序貫治療方式進行多種內分泌藥物的治療,可提升治療效果,增強患者滿意度[10]。
  1.4癌細胞復發時間同前一次手術時間相隔較長,通常超過兩年
  癌細胞復發時間越長則表示患者生存機率越大,若積極采取內分泌治療措施,可改善疾病預后。在于曉強[11]等的研究中,其對69例乳腺癌患者進行內分泌藥物及華蟾素治療,經治療后發現,治療總有效率達到69.60%,且機體CD3+、CD4+水平有顯著升高,因此其認為內分泌藥物聯合華蟾素治療乳腺癌具有可行性。
  2 內分泌治療乳腺癌藥物類型
  2.1雌激素受體調節劑
  雌激素受體調節劑可選擇性與雌激素受體進行有效結合,進而發揮雌激素拮抗劑作用,抑制乳腺增生,從而控制乳腺癌細胞增殖[12]。臨床常用藥物包含:托瑞米芬、雷洛昔芬、他莫昔芬等。Gong J等[13]將他莫昔芬用于乳腺癌患者治療,經治療后癌細胞得到有效控制。蔣文英[14]等對12只乳腺癌荷瘤實驗小鼠采取他莫昔芬和沙利度胺治療,經研究后發現,其腫瘤抑制率達到(54.3±6.24)%,且治療后小鼠體內血管內皮生長因子水平是(72.1±9.45)ng/L,顯著低于治療前。因此其認為他莫昔芬和沙利度胺可用于乳腺癌治療。   2.2 芳香化酶抑制劑
  芳香化酶抑制劑具有特異性,可引起芳香化酶喪失活性,阻礙芳構化反應,進而抑制雌激素生成,從而使機體雌激素水平有明顯下降,用于治療雌激素依賴性乳腺癌可發揮良好效果[15-16]。芳香化酶抑制劑依據其結構可分成甾體及非甾體兩種類型,其中甾體類芳香化酶抑制劑主要包含依西美坦、福美司坦;非甾體類芳香化酶抑制劑主要包含氨魯米特、來曲唑、阿那曲唑[17]。Dabydeen SA等[18]對雌激素受體及芳香化酶高表達的乳腺癌前病變患者使用來曲唑治療,取得滿意治療效果。對于未進行過抗雌激素治療或無復發時間較長的絕經后復發患者而言,采用他莫昔芬或芳香化酶抑制劑進行治療均可發揮較高的治療效果。但對于存在腫瘤復發的絕經婦女而言,可將第3代芳香化酶抑制劑作為內分泌治療的首選藥物[19]。曲澤睿等[20]對一例乳腺癌患者采取芳香化酶抑制劑及細胞周期蛋白依賴性激酶4/6抑制劑治療,治療后1個月復查核磁共振顯示腫瘤體積有明顯縮小,隨著治療時間的增加,其乳腺腫瘤體積逐漸縮小,由此可知,芳香化酶抑制劑及細胞周期蛋白依賴性激酶4/6抑制劑治療乳腺癌具有可行性。
  2.3孕激素類藥物
  孕激素可抑制下丘腦促性腺激素釋放素,進而降低機體內促卵泡激素及促黃體生成素水平,同時還可誘導肝α-還原酶增加對機體內雌激素的降解速度,從而阻礙雌激素的合成[21]。使用孕激素類藥物后,其可同孕激素受體結合,進而抑制雌二醇同雌激素受體的結合,降低機體內雌激素水平。臨床常用藥物包含甲孕酮、甲羥孕酮。戴智財等[22]人對24例轉移性乳腺癌患者實施依托泊苷和甲羥孕酮治療,經治療后有1例患者臨床癥狀完全緩解,有7例患者臨床癥狀部分緩解,且患者中位生存期是27.5個月,中位無進展時間是13.7個月。其認為對于轉移性乳腺癌患者,使用依托泊苷和甲羥孕酮進行治療,可發揮良好效果,且患者耐受性較高,具有一定的臨床使用價值。
  2.4 促黃體生成素釋放激素類似物
  使用黃體生成素釋放激素類似物可阻礙垂體分泌促黃體生成激素,進而降低患者血清中雌二醇水平,具有可逆性,停藥后患者卵巢功能可快速恢復正常,加之其不良反應較少,因此對于有生育需求的乳腺癌患者而言,在保障治療效果的同時還具有較高的安全性[23]。但目前對于該類藥物用藥最佳療程,臨床尚無統一結論,但通常認為需進行持續兩年的用藥治療。臨床常用藥物包含戈舍瑞林、醋酸戈舍瑞林緩釋植入劑等。在宋亞琪等[24]的研究中,其將120例絕經前轉移性乳腺癌患者隨機分成兩組,分別實施他莫昔芬治療、戈舍瑞林和芳香化酶抑制劑治療,經研究后發現,戈舍瑞林組骨密度明顯低于他莫昔芬組,同時戈舍瑞林組雌二醇和促卵泡激素水平均低于他莫昔芬組。
  3 乳腺癌患者內分泌治療藥物的選擇
  3.1絕經前乳腺癌患者內分泌治療藥物的選擇
   若絕經前乳腺癌患者激素受體檢測為陽性,為提升其治療效果,對卵巢功能進行抑制是治療乳腺癌的重要措施。臨床有研究顯示,乳腺癌生長同卵巢內分泌功能之間存在較大關聯。臨床常用的卵巢去勢措施主要包含放射去勢、手術去勢以及藥物去勢。其中手術去勢會對患者機體造成較大創傷,導致其手術后雌激素水平無法有效恢復至正常水平,且術后并發癥偏多,嚴重者會導致患者喪失生育功能,對于有生育需求的患者而言,需謹慎選擇該種治療方式[25]。放射去勢會對周圍組織產生不同程度輻射損傷,因此臨床應用率較低。藥物去勢方面,臨床常用戈舍瑞林等進行治療,戈舍瑞林屬于十肽化合物,用藥后,其可與機體內垂體促黃體激素釋放激素受體進行有效結合,從而抑制黃體生成素及促卵泡激素分泌,起到抑制卵巢功能的作用,可將絕經前患者機體內雌激素水平降低至絕經后水平,進而可阻礙雌激素依賴性乳腺癌細胞的生長。并且其對卵巢功能的抑制作用具有可逆性,當停止用藥后患者卵巢功能可逐漸恢復至正常狀態,保障患者生育需求。在錢躍軍等[26]的研究中,對絕經前女性進行戈舍瑞林及化療藥物治療,經研究發現化療前后患者血清基礎卵泡激素及基礎竇狀卵泡數量無明顯改變,由此可知,對于絕經前乳腺癌患者在化療時使用戈舍瑞林可避免化療藥物對卵巢功能的損傷,保護患者生育能力。
  3.2 絕經后乳腺癌患者內分泌治療藥物的選擇
  若絕經后乳腺癌患者激素受體檢測為陽性,可將第3代芳香化酶抑制劑用于治療首要選擇方案。王華龍等[27]人依據用藥方式的不同將100例絕經后乳腺癌患者分為他莫昔芬組和阿那曲唑組,兩組患者分別予以相應藥物進行治療,兩組連續用藥1年后,檢測其性激素水平,研究發現阿那曲唑組雌二醇、黃體酮、黃體生成素以及催乳素水平均低于他莫昔芬組,且用藥后他莫昔芬組子宮內膜厚度有明顯提升,阿那曲唑組子宮內膜厚度則有明顯下降。其認為絕經后乳腺癌患者采用阿那曲唑治療可有效降低子宮內膜厚度及性激素水平,對控制乳腺癌具有積極意義。
  氟維司群可發揮降低雌激素受體數量的作用,從而降低機體內雌激素水平。對于他莫昔芬治療無效的絕經后乳腺癌患者可發揮較高的治療效果,但存在輕微不良反應情況,用藥后會導致患者顏面部出現潮紅表現,同時還伴有輕度惡心及乏力等癥狀[28]。
  依維莫司屬于免疫抑制劑,其主要通過與細胞中的FK結合蛋白結合,達到抑制T淋巴細胞增殖及抑制細胞因子的信號轉導目的,從而發揮免疫抑制作用,同時還可抑制血管內皮細胞增生。在乳腺癌治療方面,臨床通常將其與依西美坦進行聯合用藥,對于絕經后雌激素受體陽性及表皮因子生長受體-2陰性的晚期乳腺癌具有良好的治療效果。
  近年來,CDK4/6抑制劑成為臨床研究熱點,其主要是通過抑制D型細胞周期蛋白-CDK4/6復合物,達到抑制細胞周期進展的目的。在莫淼等[29]人的研究中,發現CDK4/6抑制劑博瑞西林與氟維司群聯合使用可發揮較高的治療效果。但由于其樣本量受到一定限制,導致其治療機制還有待臨床進一步研究。   3.3存在內分泌治療抵抗作用患者藥物的選擇
  臨床有研究顯示,存在30.00%左右的乳腺癌患者在實施內分泌治療時會出現抵抗情況,該類患者在初次內分泌治療時可獲得滿意效果,但隨著用藥時間的延長,患者可逐漸出現耐藥性情況。有學者認為,出現該種原因可能與長時間降低機體雌激素水平而引起雌激素受體水平下降有關;也有學者[30]認為協同轉錄活性因子大量表達,會增加內分泌治療技術受體通路活性,進而與內分泌藥物形成拮抗作用,對藥物治療效果產生一定影響。
  4 乳腺癌患者內分泌治療用藥原則
  對乳腺癌患者實施內分泌治療時需遵循下列幾項原則:①從未進行過雌激素治療的乳腺癌患者,可首選他莫昔芬進行治療;②使用他莫昔芬治療無效的絕經后患者可首選氟維司群或芳香化酶抑制劑進行治療;③對于使用芳香化酶抑制劑治療無效的患者可使用氟維司群或孕激素進行治療;④芳香化酶抑制劑中一種類型藥物治療無效時,可選擇其他類型藥物進行治療;⑤盡可能避免一線用藥反復使用;⑥若絕經前乳腺癌患者雌激素受體為陽性,可首先實施卵巢去勢治療,若治療無效后,再依據上述原則進行相應治療。
  隨著臨床對乳腺癌治療研究的不斷深入,新型抑制劑的研發成為臨床研究的重點內容。在科學技術水平的推動下,乳腺癌患者內分泌治療藥物種類會更加多樣化,聯合用藥、序貫治療等用藥方式也更加多元化,可針對患者機體情況為其制定合理的治療方案,使得內分泌治療更具有針對性、個性化,從而進一步提升乳腺癌患者內分泌治療效果。
  [參考文獻]
  [1] Timmermans-Sprang EPM,Mestemaker HM,Steenlage RR,et al. Dasatinib inhibition of cSRC prevents the migration and metastasis of canine mammary cancer cells with enhanced Wnt and HER signalling[J].Veterinary and Comparative Oncology,2019,17(3):413-426.
  [2] 楊志企,陳小鳳,楊佳達,等. 基于動態對比增強MRI的影像組學模型預測乳腺癌新輔助化療病理完全緩解的價值[J]. 中華放射學雜志,2019,53(9):733-736.
  [3] Giovanni Almadori,Eugenio De Corso,Giuseppe Visconti,et al. Impact of internal mammary artery perforator propeller flap in neck resurfacing and fistula closure after salvage larynx cancer surgery:Our experience[J]. Head & Neck,2019,41(11):3788-3797.
  [4] 孫菊琴,樓敏君,張莉霞. 乳腺癌組織中microRNA表達情況對乳腺癌患者臨床預后的影響[J]. 浙江醫學,2019,41(19):2060-2062.
  [5] Gong J,Lang BJ,Weng D,et al. Genotoxic stress induces Sca-1-expressing metastatic mammary cancer cells[J]. Molecular Oncology,2018,12(8):1249-1263.
  [6] 陸海健,莊丁勤,童谷一,等. 放射性粒子植入聯合乳腺癌改良根治術對老年中晚期乳腺癌患者生存情況的影響[J]. 中國老年學雜志,2019,39(19):4715-4717.
  [7] 張巖昊,胡金嬌,高寧. 千金藤素增敏多柔比星抑制三陰性乳腺癌細胞增殖活性的機制研究[J]. 第三軍醫大學學報,2019,41(22):2229-2237.
  [8] 劉磊,任畢欣,楊詠強, 等. 乳腺癌乳房切除術后大分割與常規分割放療的Meta分析[J]. 中華放射腫瘤學雜志,2019,28(9):682-686.
  [9] 章茂友. 健脾補腎益骨方聯合阿侖膦酸鈉對乳腺癌內分泌治療致骨質疏松患者骨密度和骨代謝的影響[J]. 中國中醫藥科技,2019,26(6):899-901.
  [10] 鄧素華,聞國權,董菊紅. 依維莫司聯合內分泌藥物治療內分泌耐藥型激素受體陽性晚期乳腺癌回顧性分析[J]. 中國醫學創新,2019,16(18):26-29.
  [11] 于曉強,柳楊. 華蟾素膠囊聯合內分泌藥物輔助化療治療乳腺癌療效及對血脂和免疫功能的影響[J]. 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2019,28(30):3388-3390.
  [12] 夏雯,鄭秋帆,覃濤,等. 術前CA 15-3和CEA水平在接受托瑞米芬治療的管腔型可手術乳腺癌患者中的預后價值[J]. 中山大學學報(醫學科學版),2016,37(6):858-868.
  [13] Gong J,Lang BJ,Weng D,et al. Inhibitory role of large intergenic noncoding RNA-ROR on tamoxifen resistance in the endocrine therapy of breast cancer by regulating the PI3K/Akt/mTOR signaling pathway[J]. Journal of Cellular Physiology,2019,234(2):1904-1912.
  [14] 蔣文英,談珂嵐,吳丹,等. 沙利度胺聯合他莫昔芬對乳腺癌荷瘤小鼠激素水平及血管相關生長因子的影響[J]. 中華實驗外科雜志,2019,36(11):1985-1987.   [15] 劉艷,張霄蓓,劉晶晶,等. NVP-BKM120聯合來曲唑通過PI3K/mTOR通路對乳腺癌干細胞作用的影響[J]. 中華醫學雜志,2019,99(14):1075-1080.
  [16] 《中國腫瘤臨床》文章薦讀:芳香化酶抑制劑來曲唑誘導乳腺癌細胞凋亡實時觀測模型的建立[J]. 中國腫瘤臨床,2019,46(11):580.
  [17] 牛福勇,李福榮. 維生素D在來曲唑干預絕經后雌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患者中的作用及臨床意義[J]. 中國實驗診斷學,2017,21(7):1165-1168.
  [18] Dabydeen SA,Kang K,Díaz-Cruz ES,et al. Comparison of tamoxifen and letrozole response in mammary preneoplasia of ER and aromatase overexpressing mice defines an immune-associated gene signature linked to tamoxifen resistance[J].Carcinogenesis,2015,36(1):122-132.
  [19] 吳洪娟,趙國廷,李順延,等. 來曲唑片聯合順鉑在中晚期乳腺癌患者中的應用及對血清CA15-3、CA125、CEA的影響[J]. 國際檢驗醫學雜志,2017,38(18):2626-2628.
  [20] 曲澤睿,邊莉,王濤, 等.細胞周期蛋白依賴性激酶4/6抑制劑聯合芳香化酶抑制劑用于乳腺癌新輔助治療一例[J].中華乳腺病雜志(電子版),2019,13(1):63-64.
  [21] 薛輝,闞炳華,朱宏財,等. 甲地孕酮聯合沙利度胺輔助治療晚期乳腺癌對脂糖代謝及免疫功能的影響[J]. 藥物評價研究,2018,41(10):1847-1850.
  [22] 戴智財,王佳玉,樊英,等. 依托泊苷膠囊聯合孕酮治療多程化療和內分泌治療耐藥的晚期乳腺癌療效及毒性分析[J]. 臨床藥物治療雜志,2018,16(7):23-27, 33.
  [23] 王思源,王殊. 抗繆勒管激素用于戈舍瑞林在年輕乳腺癌患者化療期間保護卵巢儲備功能的評價[J]. 北京大學學報(醫學版),2019,51(3):536-541.
  [24] 宋亞琪,牛鳳玲,林婷,等. 戈舍瑞林聯合芳香化酶抑制劑對絕經前轉移性乳腺癌患者骨密度的影響[J]. 實用臨床醫藥雜志,2016,20(13):56-58.
  [25] 周偉清,莊一心. 藥物卵巢去勢聯合化療在可手術乳腺癌患者中應用研究[J]. 西南國防醫藥,2016,26(11):1248-1250.
  [26] 錢躍軍,呂晶,李明闖. 戈舍瑞林在絕經前乳腺癌患者輔助化療中的卵巢功能保護作用[J]. 廣東醫學,2017, 38(z2):131-133.
  [27] 王華龍,王鴻波,單世勝,等. 阿那曲唑和他莫昔芬對絕經后乳腺癌患者子宮內膜、血脂代謝、免疫功能和性激素的影響[J]. 解放軍醫藥雜志,2018,30(5):34-37.
  [28] 唐榮彬,王若雨,呂金燕,等. 不同劑量氟維司群治療雌激素受體陽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療效[J]. 實用藥物與臨床,2019,22(2):127-129.
  [29] 莫淼,黃亮,管曉翔. 瑞博西林聯合氟維司群用于激素受體陽性、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陰性晚期乳腺癌的Ⅲ期研究——MONALEESA3研究解讀[J]. 中國癌癥雜志,2019,29(6):468-475.
  [30] 李永福,王莉,熊亮發. MTT法測定細胞因子信號負調控因子3穩轉乳腺癌細胞株對他莫昔芬的耐藥性[J]. 中國生物制品學雜志,2016,29(4):417-419,424.
  (收稿日期:2019-12-26)
轉載注明來源:http://wymall.net/6/view-15278154.htm

服務推薦

?

彩票大贏家平臺-百科詞條